投资机会如何找?股海沉浮24年,这位外资大佬首次剖析买卖之道

 作者:吴晓婧
他是一位在股海沉浮了24年的基金经理。从美股到港股到A股,他经历了太多的大风大浪,比如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美国互联网泡沫,以及A股的几轮深度调整。
 
所以,他早已学会用平常心去看待股票市场,给记者的印象是淡定、从容、睿智……
 
小散们持股的时间多以天计算,至多以月计。而他重仓股的持有时间都是以“年”计,甚至“十年”计。茅台等个股他连续持有超过十年。他认为,做投资一定要看得足够长远。
 
他最大的兴趣是挖掘牛股,笑言一只牛股能够享用很多年,对于好未来的布局已经获得了30多倍的投资回报。
 
他所带领的投资团队管理资金达到92亿美元,旗下产品中长期的业绩良好。晨星数据统计,去年旗下产品收益超过70%。
 
他就是瑞银资产管理的中国股票主管施斌。
 
近年来,A股国际化大趋势日渐凸显,具备国际视野的外资投资经理,其一举一动更为市场所关注,但同时,他们又是极其低调的。记者近期在上海花旗大厦见到了这位睿智的基金经理,听他首次独家详解了投资致胜之道。
 
“下辈子还想做投资”

 
施斌的朋友问过他这样一个问题:如果这辈子选择做投资,下辈子会选什么职业?他的回答是,还想做投资。
 
这样的回答,足以证明他对于这份事业的热爱。1994年进入投资领域,这一干就是24年。
 
2006年,施斌加入瑞银集团,同年4月起开始管理大中华基金。在此之前,他曾在博时基金做了三年的国际业务主管和投资经理。更早之前,则在美国共同基金公司担任基金经理。
 
在施斌眼中,投资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行业,可以学到老、做到老。“每天学习新东西,做各种判断,如果判断准确,那种成就感和满足感是巨大的,也将成为你挖掘新机会的动力。”
 
施斌认为,投资领域并不需要太多精深的理论,更多是对于价值、世界观以及个人性格的考验,所以很多人还是能够通过克服自己弱点取得比较好的成绩。
 
投资中最重要的事
 

过去24年间,施斌经历过很多大风大浪。比如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美国互联网泡沫,以及A股的几轮深度调整。
 
历经多年牛熊转换之后,他对投资有怎样的理解?
 
在施斌看来,要做好投资,有三点很重要:独立思考、开放的心态以及勤奋的态度
 
首先,要做到独立思考,则必须要对事物有深刻的理解。市场上噪音很多,诱惑也很多,如果没有独立见解,总是追逐市场热点,效果并不好。
 
其次,要始终保持开放的心态。世界在不断变化,需要每天保持开放的心态去接纳新知识,新技术和新的商业模式。在有了20多年的投资积累之后,施斌表示,在信息泛滥的年代,自己的优势就是能够相对容易在较短的时间内,抓住事物的关键点。
 
此外,勤奋非常重要。这个行业不进则退,如果没有踏实学习的态度,慢慢就会被淘汰。他笑言,这么多年,一天都不敢轻松,还觉得时间不够用,因为要学的东西实在太多。
 
谈及投资风格,施斌认为,长远来看,价值投资是非常有效的。他坦言,刚回国时,还会担心不适应,因为A股市场的有些做法跟海外市场有差异,但拉长时间来看,价值投资在A股市场也非常有效。“很多人因为追逐短期的效应而偏离了价值投资,但如果能够坚持你的投资理念,最终会收获时间的玫瑰。”
 
在坚持价值投资的过程,也会遭遇各方面的压力,例如,在2015年浮躁的市场中,施斌坦言,确实承受了很大压力。但他知道,有所为有所不为,如今,他对于价值投资的理念越来越清晰,知道在“逆境”中应该坚持什么。
 
股海沉浮的取胜之道
 
施斌相信,股票的价值来自公司自身价值的增长,长远看,一个公司的价值,跟公司的盈利、收入增长以及现金流是高度相关的。
 
施斌坦言,其投资秘笈很简单,就是挖掘出优质公司,在合适的价格重仓买入,然后持续跟踪,只要买入逻辑没有发生变化,就一直持有。“应该把复杂问题简单化,抓到最根本的东西。”
 
据悉,其重仓持有的个股包括贵州茅台、恒瑞医药、格力电器、美的集团、好未来等。
 
从其管理基金的持仓来看,前十大重仓股的持仓占比超过60%,集中度非常之高。
 
据了解,其重仓股的持有时间都是以“年”计,类似于茅台等个股,持有时间超过十年。他认为,做投资,一定要看得足够长远。在偏股型基金年换手率普遍高达300%甚至400%,施斌所管理基金的年换手率平均仅为25%。
 
高集中度式的投资,历来是把“双刃剑”,看对了会取得良好收益,看错了则会遭遇巨大损失。在施斌看来,做投资要按照规律去做,成功的概率才会大。
 
“你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世界上非常优秀的公司是大量存在还是数量有限?如果认为真正优秀的公司是数量有限,那么自然就应该采取集中的投资方式,投资每个行业中最优秀的公司。投资一个行业中第二名或者第三名的公司,表面上是分散了风险,实际上把整个组合的质量也降低了。”
 
A股3000多家上市公司,瑞银资产的投研团队真正跟踪的也就一两百家公司。“做研究,一定要有清晰的理念,赚自己能够赚到的钱。虽然市场上赚钱机会很多,但没有深入的理解,很多东西是抓不住的。所以我们会把研究的精力,重点放在符合我们理念的公司上,集中研究力量深入剖析。”
 
如何找到优秀企业?

 
施斌笑言,人生最大的兴趣,就是去挖掘出优质的公司。“挖掘出一个优秀的公司,能够享受很多年,这种感觉很棒。”
 
找到优秀的企业,对所有投资人都是一个十分富有挑战性的话题,这更考验投资人的长远眼光与商业洞察力。
 
据了解,早在好未来只有5亿美元市值时,瑞银资产就重仓买入,并一直持有至今。从好未来的股东名单来看,瑞银资产为该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如今,该公司市值已经达到了195亿美元,这意味着,对于该股的投资,瑞银资产已经获得了39倍的收益。
 
施斌回忆说,当时十分看好教育行业,在新东方和好未来之间进行抉择,最终认为好未来的竞争力会更强,尤其是在K12教育补习方面,市场更大、扩张速度也更快。后来,事实证明他的判断是正确的,好未来的市值也超越了新东方。
 
“如果当初买入新东方,大概会有3倍左右的收益,与买入好未来的收益相比,差距就很大。”深入研究的功力,在这笔投资里面体现得非常充分。
 
那么,如何找到优秀的企业?
 
施斌认为,首先要看市场规模是否足够大,如果市场规模很大,公司又是龙头,那么将有望成长为很大市值的公司。其次,要看管理层的能力,中国很多行业竞争激烈,哪些公司能够最终胜出,这跟管理层的价值观、眼光有很大关系。第三,还要看公司的商业模式,有些公司虽然增长很快,但是现金流很差,也不是好的投资标的。
 
“每个行业都可以进行创新,引入新的元素,从而改变商业模式。”施斌认为,就像教育一样,是传统行业,也可以引进新的技术。他认为,投资机会可以来自各个行业,关键点就在于对原有商业模式不断进行提升,企业要具备持续的创新能力。
 
如何抓住机会买入?
 
“投资业绩的来源肯定是来自于公司业绩的成长而不是市场博弈。”施斌认为,来回博弈回报不会太高,也不适合大资金的投资。资金量越大,就越需要看长远。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花了太多时间在短期的波动上,在长期价值方向判断上就会有损耗。他说,做投资,需要抓住拐点,细节的东西不太关注过多,抓住拐点就行。对于优质的公司而言,短期的下跌就意味着机会。
 
就算是贵州茅台、腾讯等优秀的公司,其股价也曾遭遇过50%的大幅下跌。以贵州茅台为例,施斌所管理的基金在2007年成立之际就开始持有贵州茅台,即便是因为一些行业性的利空因素导致股价腰斩,施斌也没有放弃对于茅台的持仓,并在此后基本面出现向上拐点后继续加仓。
 

之所以在企业遭遇波折之际依旧没有选择卖掉,就是因为看得长远。在施斌看来,在行业遭遇利空之际,诸多品牌中谁最有优势,谁能够“剩者为王”,肯定是头部公司,是那些产品质量最好、品牌认知度最高的公司。
 
目前而言,贵州茅台的估值已经达到30倍左右,施斌认为,从静态估值来看,茅台并不便宜,但从长远而言,茅台的价格依旧有上升空间。他认为,茅台的出厂价和一批价之间依旧有较大的差距。随着消费升级,会不断的新的群体变成茅台的消费者,而茅台的产量是有限的,因此这样的稳定增长公司依旧具备配置价值。
 
施斌认为,需要观察优秀公司的驱动力在哪里,如果驱动力发生变化,则可能从优秀走向平庸,但如果驱动力没有发生变化,则会持续保持优秀。他笑言,“优秀的企业可能会优秀一辈子。”
 
外资对于A股影响深远
 
2017年,优质蓝筹股获得资金青睐,市场演绎了“一九行情”。在施斌看来,今年A股市场风格不会发生逆转,其中很大的原因就在于沪港通、深港通开通后,外资对于A股市场的风格产生了很大影响。
 
在他看来,按照以往的经验,很多人认为市场风格总是在两三年后就会进行一次切换,而蓝筹股走强接近两年,是否意味着会进行风格切换?
 
施斌认为,现在的市场与以前发生了根本变化,不能按照以往经验简单复制。因为参与者发生了变化,虽然外资的持仓在A股的占比并不高,但因为集中在一两百只个股上,所以对于这些个股的边际影响很大。
 

施斌认为,一些中小创的公司质地确实不错,但整体估值不够有吸引力,只有当足够便宜时,风格转换的概率才会更大一些。此外,随着2018年A股正式纳入MSCI,未来外资对A股的影响将会更大。
 
就今年的投资而言,施斌认为,无论是美国加息还是中国去杠杆,对于市场都会造成影响,加之去年不少蓝筹股经历“戴维斯双击”后,估值已经有了很大提升,并处于合理水平,今年则是赚业绩增长的钱,因此,今年获取收益的难度将远远超过去年,需要降低收益率预期。对于后市布局,他依旧会重仓持有优质公司,做时间的朋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