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进行投资思维(生于忧患)

如何进行投资思维(生于忧患)

 

土著美洲人去打猎时,大部分人会去已探明的猎场,也有一部分人会分成不同方向去寻找新的猎场,挪威的渔夫也是如此。作为投资者,在市场中也应该考虑在利用现有优势的同时去开拓新的领域。由此,我们已经出了风险管理的思想,风险管理的意义不仅是保赢和止损,还包含着投资者能够在利用现有方法赚钱的同时保持危机感。市场的噪声问题在任何层次上任何人都不可能消除,咋承认并接受噪声是不可避免的这一前提下,理所当然要考虑的问题就是完善噪声控制策略,即风险控制策略,培养忧患思维。

 

在市场的实际操作中,单向的做多机制使很多投资者的思维具有单一性的特征。在只有做多才可以获利的市场中,对风险管理的忽视也并不鲜见。风险管理并没有扼杀在市场中赢利的机会,反而在进行风险管理的过程中会创造出更多的机会和另一种保障机制。

 

在实践中,投资者更多地用到了风险管理最后的卖出环节,即保赢和止损环节。其实在把止损作为一种投资成本来看待时,风险管理似乎变得过于简单。风险管理的层次沦落到这个地步无疑是对它的一种误解。仅从市场操作这个层次来看,从开始考虑买入直到最后卖出的全部过程,每一环节都蕴藏着这种思想,如果带着这种思想就会看到与操作本身并列的一个过程,那就是资金管理,在市场中市场为了利益而考虑太过微观,投资者是不是忽视资金管理了呢?资金量的大小决定的仅仅是资金管理在整个战略中的百分比,其并不能决定是否需要资金管理。当然,风险管理是有背景的,正如我们所看到的滑雪、赛车比赛以及很多高难度的特技表演中专业性的风险控制一样,投资的风险管理是专业的,是在自我有控制意识及能力领域对风险的把握。同样地,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我们从事那些难度不一的比赛或表演,无疑是毫无风险控制能力的。

 

记得在一次讲座中,主讲人是华尔街的风险管理专家,他讲了很多关于风险管理的定量技术,最后却着重强调了风险管理是一种艺术。风险管理并不能用定量技术去完全地测量和控制风险,但它却为我们提供了避险的思维,让我们在面对风险的时候,把这种结果控制在一定限度之内,风险管理的关键在于掌握了技术之后所运用的艺术,在有所为和有所不为之间保持平衡是风险管理的本质。风险的内涵和外延一直处于变动之中,某天的可接受成了另一天的赌博。过分依赖聪明的模型和“黑箱”是不是屈从于一种现代版的信仰。于是在风险管理这一充满迷雾的大海中,我们就如一叶小舟,在迷雾中航行,航行中的路途艰辛不必多言,迷雾中的不确定性却赋予了我们前进的诱惑。

 

一只野狼卧在草上勤奋地磨牙,狐狸看到了,就对它说:“天气这么好,大家都在休息娱乐,你也加入到我们的队伍中吧!”野狼没有说话,继续磨牙,把它的牙磨得又尖又利。狐狸奇怪的问:“森林这么静,猎人和猎狗已经回家了,老虎也不在近处徘徊,又没有什么危险,你何必那么用劲磨牙呢?”野狼停下来回答说:“我磨牙并不是为了现在,你想想,如果有一天我被猎人或老虎追逐,到那时,我想磨牙也来不及了,所以平时我就要把牙磨好,到那时就可以保护自己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