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或缺的理念常识

投资,真的不需要上什么商学院课程,考什么证券从业执照啥的。最好的教科书早就写好了到处都买得到,最棒的商业案例早已成为公开资料。最需要锻炼的是相信常识,保持理智和独立思考,学会从事物运行的逻辑角度思考问题。有了这个,就能在市场里做出对的反应。
         
在对事物的认知上,智商并不重要(当然得要正常)。认知的分歧很大程度上来自于思维方式和立场。比如评价一件事物,在多大的范围内来评价?比较的基准是什么?由谁的立场来论述?都是造成分歧的主要因素。100%的黑和白的事情是极少的,所以要“正确”真的很简单,要“客观”则变得很难很难。     
      
局面决定选择。很多问题没有基本前提之前,都是伪命题。比如,学会享受生活不要太拼命对不对?很难说,对生活基本安定和有一定基础的人可能对,对一穷二白又很想改变命运的就未必对。大多数的东西,要放在一定的环境、目标里,“选择”也不是一个绝对意义的对错,而只是得失的衡量而已。
          
不确定性既可能是敌人也可以是朋友,区别只在于:你选择什么时候与其握手。当价格已经给出足够的折扣以反映这种不确定性时,其可能会是友善的朋友;而当不确定性隐藏在高昂的价格和乐观的预期背后的时候,就可能是致命的杀手。
      
          
大涨而股神辈出的行情里,不会有人把谨慎的投资原则当回事。只有在凄风惨雨和足够的时间跨度背景下,投资这两个字的意义才会显现。毫无疑问现在开骂、沮丧、后悔、恐慌都是绝大多数人的正常反应——问问自己,是不是就总是与绝大多数人的正常反应保持步调一致的?很遗憾,这就是大部分麻烦的根源。
           
投资的两端分别是分析和交易,而连接这两端的是等待。分析的核心是逻辑理解力和概率思维,交易的核心是赔率和逆向思维,等待的核心是谨守能力圈和尊重常识。从长期来看,优秀的分析无法挽救糟糕的交易,优秀的交易却可能毁于糟糕的分析。然而相比之下,最难的还是学会等待,无论是持股还是持币。

通常很多人喜欢争论“投资和投机”哪个更好?要比最高收益率,它们都远不如赌博和彩票 ;要比普遍收益率,它们都是少数人获胜的结局。它们在本质上都有苛刻的要求:投机贵在善于捕捉变化,投资贵在领悟不变性的东西。所以前者弹性必然远远高于后者,而后者可持续性必然远远高于前者。
            
在市场里的人没有一个不想获得超额收益的,但这东西是靠什么来取的呢?第一,靠超越市场平均水平的认知力(理解力和前瞻性);第二,靠超越市场平均水平的执行力。如果在对市场和公司的认知上不过人云亦云,又经常与大众步调一致的进进出出,那么超额收益就只能期待好运了。
            
在大多数领域要想成功必须将这件事做到极致。但投资可能正好恰恰相反,对“度”的拿捏可能才是最重要的,对多种能力的综合可能才是决定性的。投资追求某个方面的极致并不是好事,特别是如果认为这种极致可以代替多方面的融合,就更危险。无限拔高某个方面,是搏出位的需要,而不是投资的需要。“追涨杀跌,过犹不及”才是投机的至高境界。    
      
投资比的不是某一个方面犀利到“极致”,而是对都能够决定投资结果的不同方面的主要能力的融会贯通。就如所谓中庸,不是把一个优秀的品质砍去两端,而是将众多优秀品质祛除各自极端后的和谐容纳,所以投资的失败往往来自最短的那块板。

投资从根本上而言,比的是谁能先明白“什么才是对的”然后再比谁能“坚持做对的事情”。由于个人经历的有限性,所以是否能学会从别人的错误上吸取教训是个重要的能力。谁都会犯错,差距在于有的人错2次就明白了(或者只需要看别人犯错就明白了),而有的人一辈子都在试错、而且必须是亲身试。
      
浮躁就是投资的癌症 ,无药可救。它导致短视、冲动、不理性、患得患失、总之就是走向愚蠢。但要想不浮躁,就要有个稳定的逻辑支点,就要恰当的理解复利的本质和市场的顶级规律,就要有正确的思维方式,就要…这事要理解的太多了,没辙,谁让你想在一个“注定大多数人失败”的地方成功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