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炒股近五年的惊心动魄

98年至05年,我炒股八年,亏的一塌糊涂,差点跳楼,教训惨痛,历历在目。(另文《我炒股前八年的悲惨经历》已发表在“后悔”里)

2005年的下半年,大盘始终围绕着1100多点来回震荡,散户由于全被套死,根本没钱再去操作,即使个别的有钱,也绝不敢再投入股市了。大多数散户亏损都在80%以上,剩下资金不到十分之一的也大有人在。我的股友中,就有几个忍痛割肉,发誓永离股市,还有几个发誓,回本后永不炒股。

在股市里,一波熊市下来,很多股民被淘汰出局,丢下了辛苦的血汗钱,带着悲痛和懊悔离开了股市,永不回头。当牛市疯涨狂热的时候,又有很多新的股民带着发财的梦想和辛苦的血汗钱匆匆而来,结果又被套在了高高山顶上,成了庄家的猎物。前仆后继,重复轮回,亏的是钱,留的是痛。

2005年下半年,我操作低价小盘股(非亏损)非常成功,选的五、六只同价股(股价2元多)之间来回做差价,账户资金快速上升。大盘从6月的998点,涨到12月底的1161点,涨幅为16%。而我的资金却由4.5万涨到了7.4万,涨幅为65%。这时候,我的心情也开始逐步好转,心里又有了希望。

这时,我正好看到了一篇关于巴菲特的投资经历,非常吸引我。我就开始寻找有关巴菲特的资料,学习他的投资方法“价值投资法”,再结合中国股市的实际情况,确定一套适合自己的投资方法:中长线投资为主,短线投机为辅,价值思路选股,判断牛熊市,大盘市盈率低位买入、高位卖出。

2005年下半年,我的单位开始企业改制,我被“一刀切”,带着补偿款7万元回家了,从此就真正成了职业股民。这回又说服了夫人,7万元补偿款保证不买股票(夫人只知道我炒股亏了钱,但不知道亏的那么惨,坚决不同意买股),10月底,全部投入到开放式基金里(华夏回报、嘉实增长)。

股市成了我上班的地方。专职炒股最大的好处就是:不用再看领导的脸色,迟到早退没人再管,时间完全由自己掌握,不担心得罪了什么人,不需要搞人际关系。输家和赢家互不相识,亏了钱找不到别人要,赚了钱也不担心别人要回去,更不担心别人在背后捅刀子。来去自由,轻松自在。

到了2005年底,大盘点数始终在1100点上下徘徊,大盘市盈率在15倍以下。我按照“价值投资法”的方法判断,这就应该是熊市的底部,是补仓抄底的好时机。补仓是要钱的,钱从哪里来?借钱绝对不行,这我发过誓。不能偷不能抢,一个普通老百姓贪污不到,更受不到贿,哪里还能搞到钱?

这时,我想到了我的房子(我们长期住在岳母家,我的房子一直对外出租),卖房不就有钱了?我把卖房的想法告诉夫人,被夫人骂的狗血喷头。好事多磨,思想工作慢慢做,最后还是被我说服了,我也答应不买股票,只买基金。 2006年1月13日,房子终于卖掉了,房款13万一次性付清到手。

中午拿到房款,下午就投入股市,全部买入封闭式基金(兴和裕阳科瑞),价格都在五、六毛钱。事后,我对夫人说,这次将全家的所有资产都投资了,若亏光了,我们就真的要去睡马路,儿子的结婚买房也没指望了。夫人也只好苦苦的笑着说:那我们就一起去跳楼吧。我的心始终忐忑不安。

2006年1月,我的资金有27.5万(炒股7.5万、开基7万、封基13万),原始本金是31.5万,进入了8号大户室(进入条件是20万资金)。同室的一共五人,三人是有房有车的,股市资金都在50万以上,都是做生意的,另一人有房,且有资金三十多万,工薪阶层,我是里面最差的。

和我关系最近的那位,是同室最富的,本市有套房,合肥还有一套房,都在140平米,开的车是40万的奥迪A6,股市里有资金200万。我和他们天天在一起,愿望也被逐步提高,原来只想有个温饱就行,可现在想的是有房有车。俗语:跟好学好,跟叫花子学讨,跟有钱人就想发财。

我们夫妻俩都已是快50岁的人,再也输不起了。年轻人亏光了,还有时间从头再来,可以再去打工、做生意,重新积累原始资本,有时间就有机会,年轻就是好。而我们(近老年)亏光了,已没有时间从头再来,打工没人要,做生意没经验,干重活没力气,再重新积累原始资本已不可能了。

这次,我若再输,我的希望就彻底破灭,小康生活永无实现。有房有车和到处旅游的愿望,只能停留在梦想之中。仅靠那点微薄的退休工资,只能过着勉强的温饱生活,我的退路已被堵死。那段时间,我天天在默默祈祷:大盘你别再往下跌了,给我一次最后的翻身机会吧,阿门(我不信教)。

2006年元旦过后,大盘开始逐步上涨。这时,散户们都认为只是反弹,当大盘涨到1700点时,上下大幅震荡,散户开始大量减仓,认为反弹已到头了,就怕再被深套。我仍然满仓不动,按照“价值投资法”,大盘平均市盈率超过40倍才有风险,可现在还不到20倍,差的远了,继续满仓持有。

这时,很多被套的散户,终于解套了。不少散户急忙清仓出局,带着解套的本金回家了,发誓永不炒股。像这样不管不问,捂上个三、五年,在下一波牛市到来时,被套股票解套回本,表面上看,这些人好像没有亏钱,实际上是亏钱的(通货膨胀,利息损失)。资本不增值就是亏损。

当多数散户被甩掉后,大盘一路高歌猛进,不再回头。大盘从年初的1161点涨到年底的2675点,涨幅为130%。可是,很多股民并没有赚到钱。主要还是熊市思维,遇反弹减仓,越涨越卖,仓位很轻,点数越高,散户越怕,根本不敢加仓。我由于始终满仓,全年涨幅为137%,跑赢大盘+7%。

2007年初,大盘开始冲击3000点,上下大幅震荡,三次冲击未果,给股民的感觉就是大盘到顶了,认为一波牛市已经走完。这时,又有很多散户开始大幅减仓,规避风险。当时我想,大盘市盈率是略超过30倍,风险也是有的,是否减仓?实在难以决定。最后还是按照价值投资法,继续满仓。

好事多磨,2007年3月大盘终于冲过了3000点,并且一路狂飙。这时,场外资金大量涌入,银行储蓄不断搬家,新股民排队开户,老股民反手做多,散户大厅人山人海。低价股行情开始“井喷”,股民见到低价股,不分青红皂白就大量买入,2、3元的股票一口气冲上十多元,翻了好几倍。

到了2007年5月,短短2个月,大盘就由3000点冲上了4300点。低价股涨疯了,而大盘股和基金几乎没涨。这时的大盘平均市盈率已超过了40倍,按理应该减仓了。我又估算了一下50指数股的平均市盈率,当时还不到35倍,对我来说(持有的都是大盘股和基金)风险不大,坚定满仓不动。

要想灭亡,使其疯狂。2007年5月30日,大盘低开大跌,原疯涨的低价股全线跌停(著名的530大跌)。当天,还有股民补仓,认为是回调洗盘,抢反弹。第二天,原疯涨的低价股开盘就跌停,这时,散户才从梦幻中清醒过来,风险真的来了,可是来不及了,跌停封死,无法卖出,后悔声一片。

原疯涨的低价股,一口气连跌五个停板。五天时间,大盘就从4335点跌到最低3404点,散户被跌的目瞪口呆,不知所措,全线套死(此后,低价股再也没有爬起来)。这时的大盘股和基金,却逆势上涨,经过二个来回的大幅震荡,甩掉散户后,大盘股和基金一骑绝尘,飞奔而去,直逼5000点。

大盘股和基金的疯涨,使我的账户资金很快达到了100万。这时,我表面虽然冷静,心里却欣喜若狂。2007年6月,是个值得我纪念的日子,我人生的第一个百万诞生了,这时的心情兴奋之极、难以言表,我开始幻想着第二个百万、第三个百万……,头脑又开始膨胀起来。人的贪心,无时不在。

2007年7月,大盘冲过了4500点,50指数股的平均市盈率也已超过了45倍。按价值投资法,风险已大,应该减仓。我把封基卖掉部分(13万房款已涨到50多万),取出23万做按揭首付四成,买了二套房子(儿子一套90平米,自己一套66平米,多层均价每平米3800元)。后话:应全额付款才对。

2007年8月,大盘冲到了5000点附近,做个短暂的停顿,很快就冲过了5000点。这时,大盘市盈率超过了60倍,已进入高风险区,我决定大幅减仓。在大盘5100点时,我将开基和封基全部卖掉,取出半仓55万元,规避风险。出来的资金不存银行,那点利息还跑不过通胀。如何再投资难以抉择。

我有三个方案:一是买纯债型基金,二是买洋基,三是再买房子。当时,洋基才开始发行,吹的天花乱坠,什么国外市场成熟,不会大起大落,多市场投资可规避风险等等,把我忽悠了进去。我将55万全部申购了洋基(华夏全球、南方全球、上投亚太)。怪哉,三选一必选错,我太背了。

2007年10月16日,这是个特殊的日子,大盘涨到了6124点,大盘市盈率竟然能超过70倍。中国的股市,疯狂的让世界都目瞪口呆,难以想象。我的股票市值,已达到70万,洋基除外。这时的股市,风险已高度积累。可是,股评、专家、股民还是一致看多,都认为还能涨到8000点,甚至一万点。

这时,我的总资产已接近150万了(股票70万、洋基55万、房款首付23万)。我已被疯狂的市场所左右,早已把“价值投资法”丢到了脑后。我的计划是:7000点再减半仓,8000点减完空仓。也不想想,7、8千点时的市盈率是多少?近100倍啊!可能吗?还是贪心在作怪,生怕后面的钱赚不到。

大盘终于开始下跌了。我和多数人一样,认为还是牛市里的回调,继续满仓持股。大盘越跌越低,我越是不舍得割肉止损,认其亏损不断扩大,犯着多数散户的通病。大盘从6124点下来,一路跌破5、4、3、2千点,最低跌到1664点,最大跌幅近达73%。中国股市的暴跌,又让世界开了眼界。

由于世界金融危机,香港股市跌幅巨大。洋基说的好听,要投资世界,其实,主要投入港股,跌的一塌糊涂,规避风险纯属胡扯。2008年9月,当大盘跌破2000点时(大盘市盈率又回到20倍以下),我持有的洋基,也亏了40%。这时,我果断将洋基33万元全部赎回,在1900点时全部买入A股。

到了2008年底,大盘收在1820点。我的股票账户资金,由最高时的70万,亏的只剩下23万,跌幅与大盘基本相同。加上赎回洋基的33万,股市里共有56万元。回顾这次的惨痛教训,我犯的错误是不可原谅的:熊市里满仓,同样的错误犯了第二次,对不了解的东西(洋基)过于轻信。

我经常告诫身边的股友(股龄不长):戒贪戒躁,特别是股市红火的时候;同样的错误不再犯第二次;不要轻信别人,也包括我;对不了解的事,不要去做。可是,在最关键的时候,我也没有逃脱人的本性“贪”的锁捕,丢掉了铁的纪律,这就是我巨额亏损的重要原因。痛定思痛,彻底反省。

有人可能会问,没有看到你从股市里取钱,去还房贷?难道是用退休工资还房贷的?我们夫妻俩的退休工资,合一起每月只有2500元(铜陵是个小城市,企业退休工资很低),只能勉强维持日常生活。我的两套房贷每月要还3000元,用退休工资还房贷那是不可能的,我另有还房贷的办法。

我是以中线投资为主,短线投机为辅,但调仓换股比较频繁。我每次操作后,佣金优惠返回的钱(我在大城市开的户,佣金是万分之七,买卖股票,当时按千分之三扣除,在晚上清算时,优惠部分全部返回),在第二天上午从股市里取出,用于还房贷,基本上够了。

2009年元旦后,大盘从1820点又开始上涨了。所有人都认定这还是熊市里的一次反弹,包括我在内,所以,在大盘上涨后的大幅震荡时,散户都做减仓操作,认为反弹到头。我也想减仓,但是,由于铁的纪律:在大盘平均市盈率低于20倍以下建的仓,不到40倍以上绝不减仓,所有我始终满仓。

大盘的这一次走法,与以往很不相同。进二退一,三步一回头,中途来回震荡多次,给散户的感觉就是摇摇欲坠,可能随时大跌,很多散户都在前期和中途下了车。等大盘冲上3000点,最高到3478点,散户们这才清醒过来,大盘这波上涨,不是反弹,而是反转,后悔啊,这波行情又没赚到钱。

2009年,大盘从年初的1820点,涨到年底的3277点,涨幅为80%。这波行情,小盘股飞上了天,大盘股像乌龟爬。而我就是满仓持有大盘股,小盘股一个都没做,赚的少那是肯定的。我年初资金是56万,到了年底只有100万,涨幅为78%,尽然跑输大盘。在这波行情中,我的操作是不成功的。

回顾我十三年的炒股经历,最大的感受就是:要想改变人的本性(贪婪好赌和自私自利)是不可能的,只能用铁的纪律去加以控制,别无他法。股市是个近“零和”游戏,就是“损人利己”的地方。进入股市的每个人,都是带着发财(贪婪)的梦想而来,都想一夜暴富(好赌),这无法改变。要想在股市里成功(长期赚钱),必须找到适合自己的正确的炒股方法,并加以铁的纪律去执行。

我的战况:05年之前,没正规数据,反正是惨亏。06年,本人涨幅+137%,大盘涨幅+130%,跑赢大盘+7%。07年,本人涨幅+123%,大盘涨幅+97%,跑赢大盘+26%。08年,本人跌幅—43%,大盘跌幅—65%,跑赢大盘+22%。09年,本人涨幅+78%,大盘涨幅+80%,跑输大盘—2%。

作者:【股民一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